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機電網 - 會展中心
良渚n個第一次,都在故宮的這個展覽裏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7-18文章來源:浙江在線訪問量:2686

良渚古城遺址成功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成爲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産。

各種慶祝活動無縫銜接,而最大的官宣,則從故宮博物院傳來。

7月16日-10月20日,“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特展在故宮博物院武英殿正式開展。

這是作爲世界遺産的良渚古城遺址,以全新的身份,第一時間、第一次公衆亮相,也是史上最大規模的良渚玉器特展。

在國家文物局指導下,展覽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故宮博物院聯合主辦。浙江省文化和旅遊廳、杭州市人民政府協辦,浙江省文物局、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政府、杭州良渚遺址管理區管理委員會承辦,展期3個月。

申遺成功,意味著中華五千年文明史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是實錘。如何讓普通人感受這一實錘?

一個以玉器爲主的良渚文化集大成展,要通過260件(套)文物,向每一個華夏兒女細細攤開有力物證:良渚玉器作爲良渚古城遺址的重要價值要素,與良渚古城一起代表了中國在五千多年前偉大稻作文明的成就,並向世人展示,目前中華大地上第一個能夠被確證進入國家的文明,究竟是怎樣一種文明。

探營故宮武英殿,專訪了本次展覽總策展人、複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教授高蒙河。

每天故宮的人流量巨大,且來自五湖四海,觀衆來這裏,要看什麽?

一個小時逛下來,可以說,這個展覽,全程無尿點,隱藏了十大亮點,相當于給你一次關于良渚的十全大補。一次性看完,你應該可以成爲良渚“十級學者”了。

高蒙河

(一)降溫10度的藍

北京這幾天最高溫度飙到了36℃,比杭州要熱很多,從午門走到武英殿只要5分鍾,但一路曬,還是一頭汗。

但一走進武英殿正殿,擡頭撞見主題牆上一片月白藍,自動降溫10度——

爲了迎接5000年前的良渚玉器,武英殿的整個院落,包括正殿、東西兩個偏殿,以及耳房全部上陣。

而最終選在武英殿展出,也經過了一番考量。

武英殿目前是故宮書畫館所在地,專門展出衆多故宮館藏國寶級書畫展品,當年《清明上河圖》引發的“故宮跑”就在這裏。南方玉器進入北方,對溫度濕度要求很高,武英殿對于書畫的精心呵護,同樣可以爲良渚玉器保駕護航。

故宮目前的臨展廳裏,除了午門展廳,也叫中國第一展廳(比如春節推出的過大年展)以外,武英殿是第二大的展廳。高蒙河說,武英殿展廳今後將改爲陶瓷館,“爲了等我們這個展覽,(改建爲陶瓷館)始終在延後,”所以,這也是武英殿作爲臨展廳的最後一展,而這個展覽,一展就是五千年。

整個展覽的主題色,是藍色,比tiffany藍深一點,帶著一點點灰調。

對照了一下乾隆色譜,發現可以和色譜上的月白藍對應,比石青色淡一點,是故宮藍的一種,大氣,穩重,安靜,和良渚玉器的美,妥妥合拍。

不過,如果你去過良渚博物院的展廳,會覺得這裏的光線要相對幽暗一些。

一般展覽要用一些洗牆燈,均勻、柔和。但故宮特殊展櫃的需要,不能增加燈,目前依然維持武英殿書畫館的亮度,暗暗的,只個別增加了一些射燈,體現玉器的美。

高蒙河說,展覽既要有故宮風格,又要體現良渚作爲王國的氣象。已故著名考古學家張忠培先生曾經提過一個基調:雍容華貴,高雅親和。如今的面貌,恰恰吻合,也是對這位長期爲良渚考古和申遺奔波的學者的致敬。

(二)看中國最早的文明

一踏進武英殿的朱紅門檻,一張古代中國和當代中國的時間坐標,展現在眼前。

那一頭,是5000年前的中華文明,這一頭,連著5000年後的當代中國,延綿五千年不斷。

這裏原本是放展覽小折頁的地方,現在打通,觀衆還沒看展,就有了一個清晰的時空概念,知道良渚在哪兒,它和我們現在生活有什麽關系,因爲良渚對很多觀衆來說,尤其是北方觀衆,還是比較陌生。

高蒙河說,本次展覽,在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又在故宮舉辦,是一個特別的時間點,對于在世界範圍內推廣傳播良渚遺址的遺産價值、追溯中華文明的曆史淵源、構築中華文明的標識體系,具有特殊的曆史意義和當代價值。

(三)看中國最早的禮制

進門之後,你就進入了良渚王國。

這是一個什麽性質的王國?

“神王之國”,最近良渚頻繁刷屏的另一個代名詞,成了展覽的開場白,也是展覽重點要講的事。

“這個時期的國家,通過掌握了神權、王權、軍權一體的國王來統治,我們可以說,這是迄今所知中國最早的國家形態,被稱爲‘神王之國’。”高蒙河說。

通過什麽來展示?

便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傳統文化——中國的禮制。這也是第三大看點:看中國最早的禮制。

透雕玉璜 浙江省博物館藏

禮制,是中國古代建立社會秩序、維護國家穩定、規範行爲方式的傳統文化之一。而玉器,就是良渚文明禮制最典型的物質載體。

良渚社會啊,真的非常現實——人以群分。你的等級、尊卑、貴賤、身份,全部都以玉器——一整套等級森嚴的用玉制度來充分區別。考古專家挖到後來,幾乎可以“閉著眼睛”發掘了,只要看看出了什麽玉器,就知道你是貴族還是平民。良渚人創造的獨特的玉禮制,爲中國古代禮制社會的形成和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這一次進宮,良渚人一口氣帶來了全套玉禮器,做了一個集中展示,這也是過去所沒有的解讀良渚的方式。

全套,除了我們熟悉的良渚“三大件”:琮、璧、钺,還有大量的玉頭飾、玉佩飾、穿綴飾品,叮呤咣啷,整套“佩奇”,真的非常重。

比如玉頭飾,需要通過梳、簪等方式插在良渚人的頭上。

覺得最好看的,應該是玉冠狀器,相當于梳子的柄,下側安裝梳齒,往往只在高等級墓葬裏看到,有且只有一件,男女都要用。

而男人身份高不高,就看你有沒有三叉形器和成組錐形器咯。

三叉形器要與玉管配合使用,插在頭部——

成組錐形器通常以9、7、5、3爲一組,數量越多,等級越高。三叉形器、成組錐形器通常只見于男性高等級墓葬,是顯示男性權貴身份地位的特殊玉器。

有一點請注意,不管什麽造型的玉器,這些佩飾都有神人獸面像的影子,一把梳子也不放過。佩戴者認爲,自己就是神的扮演者,擁有神的授意。

而一套玉佩飾,花頭精更透,相當于良渚人的項鏈、胸針等等,比如玉鳥、玉蟬、玉龜等動物造型,縫在衣服上,作爲胸針。

良渚早期還有一種龍首紋玉器,成串的龍首紋圓牌飾也僅爲女性貴族所有。

(四)良渚國王和王後首次展出整套玉器

當然,能享有整套配齊的,只有良渚王和良渚王後。

這也是本次展覽的頭號看點,在申遺成功後第二天已經劇透過一丟丟——反山12號墓,也就是良渚王的墓葬,以及瑤山11號墓,良渚王後的墓葬,將整墓展出,總共調動了119件玉器。

過去浙博、良博院,只單獨展出過琮王、钺王,從來沒有整個墓葬裏的文物成組展出過,這是第一次。

“m12整組墓的隨葬玉器,從來沒有整墓出過庫房,甚至出過省,這次做了第一個嘗試,全部擺在一起展出。我們不敢說會不會後無來者,但前無古人,是肯定的。”高蒙河說。

成組展示什麽效果?一進展廳,還是被鎮住了。

從前殿走到底,來到最寬敞的後殿,全部被這對cp包場,左邊是王後的用玉,右邊則是王的用玉。

國王用玉級別最高,一個人擁有“琮王”和“钺王”,表明良渚社會實現了神權、王權集于一人的統治形態,他是最高統治者。國王還要戴各種組合的玉頭飾,比如成組錐形器、三叉形器、環镯、管珠,執大玉钺和權杖。1986年,當考古學家陸續揭開大墓,墓主人身上通體鋪滿玉器,有序堆積出了一座“珠光寶氣”的地下世界。

1986年,反山m12南部出土器物俯視

不過,相對赫赫有名上過《國家寶藏》的良渚王,我們對王的女人要陌生一點。

瑤山除了祭壇功能,也埋葬貴族墓葬,是古城裏除了反山之外,第二大王族、貴族墓地,而且,它的營建時間比反山墓地、良渚古城都要早一些。

墓地一共兩排墓葬,北邊是女人,南邊是男人。其中,北排11號墓,剛好位于c位,隨葬玉器無論數量、種類,還是品質,是良渚文化女性墓之最,還超過了多數男性貴族墓。

1987年,瑤山11號墓玉器出土現場

良渚王後頭戴玉飾,挂著由璜、成組圓牌等串成的玉器組佩,手戴玉镯,連象征女性身份的織具都是玉做的。

王後身上最貴重的一件玉器,就是璜加成組圓牌的組佩,這是顯貴女性專有的,普通女孩子沒的戴。而且,王後擁有的成組圓牌數量最多,有12件。你看這套項鏈,組件多,穿綴很有設計感,也很複雜,兩列圓牌系上大璜,再串一列圓牌,很像周代的組佩——這可不是考古學家自己搭配的,當時出土時,便是原創設計。今天很多走民族風的文藝女青年,也喜歡這種複古範兒的。

這次展覽集中展示王後擁有的這些玉器“大禮包”,除了頭飾、佩飾,還有各種複雜的玉禮器具,比如玉織具、玉端飾、玉手柄……還第一次看到了一排像子彈一樣的玉彈形飾,尖頭部位磨得那麽整齊光亮,到底是用來幹嘛的,現在考古學家還沒有完全搞明白呢,你可以猜猜看。

再特別說說一只絞絲紋玉镯子,這種紋樣,即便今天看來,也極具現代感,如此“絞絲”,在良渚只此一件,爲王後所獨有。

(五)琮王和钺王首次故宮同框

此次琮王和钺王首次在故宮同框,也是260件(套)展品中最最重磅的兩件重器,也是第五個看點。

知識點複習一下:琮王重13斤,是迄今雕琢最精美、體量最大的玉琮。

王手裏拿的大玉钺,是目前唯一雕琢有神徽和鳥紋的玉钺,紋飾精美、品質最佳,堪稱“钺王”。

而反山一共出土過6件玉琮(加上琮王)——這個男人一個人擁有6件象征神權的玉琮啊,這次也全部展出,讓你深度體會一下王的氣場。

玉權杖 瑁 浙江余杭反山墓地第12號墓

(六)看良渚最新考古成果第一時間展示

這是良渚考古83年裏最新的考古成果,在良博院也看不到哦。

這就是德清中初鳴制玉作坊遺址群。

2019年3月29日,“浙江德清中初鳴良渚文化制玉作坊遺址群”入圍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它是迄今爲止長江下遊地區發現的良渚文化時期規模最大的制玉作坊遺址群;出土了大量制玉相關遺存資料,是目前出土玉料、玉器半成品最多的良渚文化遺址。

考古隊員陸續發現和確認了木魚橋、田板埭、保安橋、小橋頭、王家裏等多處遺址點,目前已有8處,這些遺址點均有玉料出土,面積達到了100萬平方米。一個良渚人的大型制玉“園區”,正緩緩揭開面紗。

如今,考古還在繼續,但我們已經能夠搶先看到“還帶著溫度的考古成果了。”高蒙河說。

比如,良渚人是怎麽制玉的?這些帶著線切割、片切割痕迹的玉料,就是一次展示,還有各種燧石——這是良渚人琢玉的必備工具,是真正的“他山之石”。

(七)看中國最早的都城

除了看玉器,我們還可以看中國最早的都城。

“良渚古城是迄今爲止發現的中國最早的都城,故宮是封建王朝最後的一個都城,兩者都是世界文化遺産的,是中國優秀曆史文化的典型代表,這次能夠牽手,寓意非凡。”良渚博物院院長周黎明說。

良渚的高等級玉器基本發現在良渚古城內,如果只展出玉器,不展現古城,是不完整的,更何況,這是距今5000年之際中國最大的都城,也是最早的都城,面積約6.3平方公裏,相當于8個故宮,這座都城是良渚的權力與信仰的中心。

所以,這次展覽專門在武英殿的“工”字形展廳廊道,做了“國之都城”部分,這也是良博院的“基本款”展覽中所沒有體現的。

此時,良博院的黑科技再度登場。

在展廳裏,我們看到一個大大的中心沙盤,展現良渚古城的結構,最炫酷的,還是沙盤後的超級大屏幕,用卡通的方式,展現整個良渚古城的營建過程,良渚人怎麽造水壩、堆城牆,做手工藝活,全過程展現,有趣,可看性強。

高蒙河說,原來這塊區域是一個文人風格的展亭,這次爲了全面的呈現,做了新應用,“在不幹擾、不影響故宮大殿的前提條件下,把創新都用了上去,在故宮展陳上是一次突破。”

爲了讓大家充分了解古城的營建,沙盤上打出了四句話——

山環水抱,以山爲郭。

夾河築城,土石堆砌。

三重格局,以中爲尊。

高台建築,水路溝通。

這是專家團隊最新提煉出來的四句話,用以概括這個中國最早都城的特征,在展覽中首次公布。

(七)一次性看完全國的良渚玉器

一個好展覽,不止展現過去,也要展現過去和當下的關系。

之所以說,良渚實證的是中華五千年文明,因爲五千年來,文明傳承至今,從未間斷。良渚文明中的都城規劃建設,以及玉禮器系統體現出來的禮制觀念,都被後世吸收、借鑒,成爲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發展進程中的重要源頭。

這次展覽,不光展現良渚遺址核心區裏的玉器代言人,還展現了良渚玉器是如何傳承的,並分成了兩條線索。

第一條線,在同一時代,良渚玉的影響到底有多遠?

良渚申遺成功刷屏時,不知你有沒有發現,江浙滬包郵區,四川等地的良渚小夥伴,都在第一時間紛紛發來“賀電”,比如前幾天金沙遺址博物館官微推了一個頭條:良渚古城申遺成功,“同宗同源“的十節玉琮從金沙發來賀電。

來自江蘇武進寺墩遺址的12節玉琮

很多人對良渚人有個誤解,以爲他們的家,就住在杭州余杭區,上海、江蘇、四川,甚至廣州等地,怎麽那麽遠也會有良渚玉器呢?

借這個展覽,替良渚王來發一個言,良渚王比你想象的更加野心勃勃。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江浙滬包郵區的考古專家就已經發現,太湖流域一些存在較大的良渚文化聚落,比如上海青浦福泉山、江蘇武進寺墩等遺址。雖然發現了高等級墓葬和玉器,但這些地方無論從規模還是規格上,遠遠不及“中心”良渚古城,至今也沒有在這些中心聚落發現城垣建築。

你可以把這些“地方”的首領當做諸侯,良渚王控制了政權中樞系統,直接控制高檔奢侈品玉器的生産和使用,他想把資源賜給誰,就賜給了權力。

王把玉器分別賞賜給上海、江蘇的“諸侯”,命令他們統治一方,管好當地這個區域中心。這也意味著,他用同樣的信仰——玉器上的神像,統一了他們的精神世界,八方傳遞,進而統一了全民的精神世界。

可見,良渚社會存在一個以良渚古城爲中心的“中央”聯系各“地方”中心的網絡結構,所謂神王之國,名副其實。

從1936年至今,考古學家已經在全國各地發現良渚文化遺址1000多處。

如今,申遺成功,再加上要進宮,良渚王大手一揮,萬邦朝賀。

展覽動用了全國的良渚玉器或是受良渚文化影響的玉器,17家單位,橫跨9個省市,從浙江省外借展了21件文物。

“過去從來沒有過,全國各地的玉器坐在一個板凳上做展覽。”高蒙河打了一個生動的比喻,“以前,我們只在良渚博物院裏看到很多玉器,但只是一部分,浙博也只展一部分,這次,集全國各地考古出土的玉器,做了一個大集合。這是第一次,以後恐怕也不會再有這麽難得的機會了。”

比如,良渚玉琮的傳播影響範圍可達半個中國,北到河北、西至甘陝、南達廣東,展示了五千年前中國早期文明的輝煌圖景。

于是乎,除了天下第一琮——反山m12玉琮王,天下第二琮也來了,它就是江蘇武進寺墩遺址的良渚玉琮,由常州博物院藏,在尺寸上僅次于琮王。

另外,江蘇吳縣張陵山遺址的镯式玉琮——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玉琮,還有上海青浦福泉山遺址神人獸面紋玉琮都來了。

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玉琮,來自江蘇

神人獸面紋玉琮 上海青浦福泉山遺址

玉的傳承,還有第二條線索——後世,它的傳播有多長?

良渚文化的琮、璧、璜成爲周漢“六器”玉禮系統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就玉禮制度而言,良渚文化是中國玉器文明的一大源頭,是中國數千年“禮制”的主要源頭。

所以這次展覽,除了把全國的良渚玉器全部放在一起,還把良渚時代以後,受良渚玉器影響的後代玉器也找出來放在一起。

我們還是拿玉琮做例子,從良渚,一直延綿到商代、兩周、宋代、清代,縱貫整個中國古代社會,誰叫琮首創于良渚文化呢!

你能在展廳看到很壯觀的一幕,玉琮嘩啦啦一字排開,上海、江蘇、廣東、甘肅……高高低低,各有所長,你有一節,我有十節,他居然有十二節……

當然,這沒什麽特別好驕傲的,因爲越到後代,琮長得越高,但是刻紋也越粗糙,越來越不精細了。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變化,在商代的玉琮上,鳥和動物紋樣仍有發現,但是良渚人曾經占據主導地位的神人獸面紋,良渚文明的精髓,被全部抹去,隨著良渚文化一起徹底消失了。

“我們這次特別強調,良渚玉器對後世的影響,這在良博院的展覽中還沒有放大,這次完全放大了。”高蒙河說。

(八)看乾隆的良渚玉琮“文創”

說到良渚玉器對清代的影響,這次又在故宮辦展,所以最後一趴,必須得請來一位能鎮得住樓的主子。

乾隆出場了。

此次爲了迎接良渚王進宮,故宮一共拿出了34件精品文物,其中大部分爲乾隆這位玉癡收藏的良渚玉器,有玉璧、玉琮、玉璜等等。

乾隆皇帝對玉琮是真愛,九節、十節玉琮,全部值得擁有。

但是,看看四爺的收藏,總覺得玉琮哪裏有點不對?

啊,玉琮怎麽放反了,變成了上小下大——要知道,良渚人的玉琮一出生就是上大下小的造型,體現了他們的宇宙觀呐。

這只玉琮,爲什麽下面加了一個紫檀木,變成了插花器?

那一只玉琮,裏面還貼心地加了一只琺琅銅質內膽,用來當筆筒。

這還不夠,乾隆還在琮內題了一首禦制詩《詠漢玉辋頭》——四爺把玉琮當做擡轎子的玉辋頭了。

幾乎每一件良渚玉器上,都有乾隆的禦制詩,而且,玉器的顔色也做了加工,通體染成了褐色,器物外緣還做了改雕。總之,乾隆爲良渚玉器做了各種花式改造。

這不能怪四爺。

“中國的良渚玉,基本上到了唐宋時,大家都不記得了,功能也不清楚,更不認識它的圖像和紋樣,但從造型來看,都覺得好看,于是,有人開始仿制,比如宋人、清人做成了青釉琮式瓶,有的還用銅器做成玉琮,作爲文人用品,這也說明玉器發展到後世,越來越世俗化,生活化,可以成爲日常用品了。”高蒙河說。

因爲不認識玉琮,乾隆把良渚玉琮的年代錯定爲漢代。因爲不知道它的功能,皇帝和工匠做了很多大開腦洞又匪夷所思的“文創”。

“但是,乾隆還是很敏感的人,他對眼前的玉琮究竟是不是漢代的,心裏是有疑問的。但那時候人們不可能認識到是良渚玉琮,只能說是周秦之際。”考古學家王明達說。

直到1973年江蘇蘇州草鞋山遺址的考古發掘,我們才第一次確定玉琮的年代坐標,是距今5000年左右的良渚文化時期,這也是目前最早考古出土的玉琮的實物證據。

在乾隆的手裏,中國玉器制作史達到了最高峰。“但這跟我們考古發現的良渚玉不同,乾隆親命造辦處設計紋樣、雕琢玉器,做了改制和防護。因爲他是個大收藏家,要讓玉器曆代相傳,促進了制玉工業的發展和提高。但這些玉器都是良渚玉器的精品,這是很難得的,以前各別有展出過,比如過年辦大展。但是,把故宮的良渚玉器放在一起展出,從來沒有過。”

高蒙河說,這次良渚玉器“幾乎可以說是全國一鍋端了。”

如果要用四個詞來概括這個大展,怎麽總結?

高老師一想,脫口而出:良渚範,故宮範,中國範,遺産範。

“良渚申遺成功,良渚已經成爲典範,成爲熱詞,現在我們就是良渚範。第二,就是故宮範。第三,中國範兒,我們舉辦了一個古代中國的展覽。第四,遺産範,這是世界人類的遺産,良渚和故宮都是。”

(九)不要錯過兩個小房間

這次除了主殿,還有兩個小房間,千萬不要錯過。

主殿外面,東西兩個配殿,用展板的形式,做了“良渚全考古時代”的展覽,讓我們第一時間了解良渚考古、保護、申遺的全過程。

何爲“良渚全考古”?

“過去考古只是發現研究這四個字,現在已經不一樣了,考古工作延伸出來保護和利用的職能,必須進入到展示、傳播,爲社會提供服務的平台上來,而考古的最終目的是傳承。從這一點上說,良渚考古八十多年來,從初期只是發現和研究,發展到而今的邊發現、邊研究、邊保護、邊利用、邊傳承的“五位一體”模式——良渚考古率先在全國走進了‘全考古時代’。”

高蒙河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也好,良渚遺址管委會也好,多年來一直踐行這種模式,國內其他的地方,尚沒有良渚表現得這麽充分、表達得這麽完善、影響這麽廣。“這是考古的新模式,可以啓示整個行業向前發展,良渚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體驗場、實踐地。”

(十)良渚文創首次進故宮

說完展覽,你可能要問了,買買買呢?

在故宮,你也能買到良渚文創産品了,這也是第一次,良渚文創進故宮。

一進門,背景牆正中間是良渚文化神徽,圍繞在神徽周邊的是以玉琮、玉钺、玉璧爲原型而制作的衍生品,茶壺茶杯、擺件等▼▼▼

快閃店以展示爲主,兼具售賣功能,存貨量不大,種類還是很豐富的。

神徽主題的帆布包、雙肩包▼▼▼

不同配色的神徽筆袋▼▼▼

兼具腕枕功能的鼠標墊▼▼▼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方向明老師的《良渚玉器線繪》增補版和可愛的小挂件們擺放在一起▼▼▼

剛剛出版的《良渚文明叢書》也擺進了文創空間▼▼▼

還有紙膠帶、卡套、雨傘、帽子、絲巾等等▼▼▼

【服務區】

①展覽時間爲7月16日至10月20日,該展覽不單獨收費,憑故宮博物院門票免費參觀(周一閉館);

②北京這幾天最高溫度飙到了36℃,比杭州要熱很多,觀衆統一從午門進故宮博物院,走到武英殿只要5分鍾,還需做好防曬工作;

③如果要比較細致地看完整個展覽,需要留出一小時的時間。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 資訊
  • 政策
  • 市場
  • 技術
熱點資訊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資訊投稿

郵箱:791495700@qq.com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西浦路1503號濱科大廈11樓(杭二中斜對面) 浙B2-20080178-6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donemi@163.com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