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機電網 - 新聞動態
擎朗機器人李通:配送機器人的商業邏輯與行業落地因果論|ccf-gair 2019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7-17文章來源:百度訪問量:2730

雷鋒網按:7月12日-7月14日,2019第四屆全球人工智能與機器人峰會(ccf-gair 2019)于深圳正式召開。峰會由中國計算機學會(ccf)主辦,雷鋒網、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承辦,深圳市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研究院協辦,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指導,是國內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學術界、工業界及投資界三大領域的頂級交流博覽盛會,旨在打造國內人工智能領域極具實力的跨界交流合作平台。

機器人“熱”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其中,配送機器人在近兩年尤爲火熱。

在ccf-gair 2019的「機器人前沿專場」論壇上,擎朗機器人ceo李通發表了《室內無人配送機器人規模化普及》的主題演講,介紹了當下配送機器人的商業模式和發展趨勢。

以下爲李通的演講全文,雷鋒網進行了不改變原意的編輯:

配送機器人普及,當下恰逢其時

配送機器人是以移動爲核心,類似于一個在室內進行配送的工作的小號無人駕駛車。“我們研究了很多年,我們認爲現在已經開始規模化的普及。”

2018年10月28日,海底撈首家智慧餐廳在北京正式運營。海底撈第一家智慧餐廳位于北京中駿世界大廈地下一層,該餐廳配備了10台機器人,其中有6台傳送機器人和4台回收機器人,該智慧餐廳的開業轟動了整個餐飲界。

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現在配送機器人在餐飲領域已經開始全面普及,這是一個曆史性的變革。當然,除了海底撈開出的第一家智慧餐廳以外,它將帶動很多新的餐飲品牌開始使用機器人替代人工。

擎朗智能專注于落地普及室內全自主無人配送機器人,其産品主要應用于餐廳、酒店、商場、ktv、外賣、快遞無人配送、醫院藥品配送等領域。

上圖是我們的送餐機器人後台數據,平均每台機器人一天跑一兩百趟,它的配送效率完全超過了一個人的效率。

我們回到商用機器人的發展規律,2016年,李開複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演講中表示,從整個時間節點上來看,商用機器人是繼工業機器人之後一個快速落地和普及的行業,只有當人工智能技術和算法架構更進一步成熟才會普及家用機器人。所以我們也認可這種路徑,工業早于商業、商業早于家用(掃地機器人除外),到今天這個時間點來看,正是商用機器人普及的一個節點。

功能類機器人“以租代售”的商業模式

我們通常將商用機器人分爲兩大類:一類是常見的交互類機器人,大家看到很多迎賓機器人,實質上主要是起到陪伴、聊天作用;另一類是功能類機器人,這類機器人是在服務業、商業環境中真實幹活的工具。功能類機器人中一個很重要的類型就是以移動爲核心的配送機器人。

衆所周知,現在我們仍處于一個弱人工智能時代,強交互是很困難的,我們認爲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市場需要真正有用的機器人,也就是一個功能性的機器人。我們認爲判斷是否是剛需的功能性機器人有以下三點:

第一,原來在這個場景下是不是有人做這個事情;第二,是否是“跑腿”類的工作;第三,它是不是一個高頻的需求。如果是的話,我們用機器來取代人,這就是一個有價值的事情。當下此類應用場景包括:在餐廳中的傳菜員,送貨、送快遞、送外賣,這些都是高頻需求;醫院中設備的配送,大型公共場所的清掃,保安巡邏(每天晚上可能大家睡覺的時候,他們都要進行巡更)。我們認爲這些場景都是一個非常實用的,可以落地的場景。

我們爲什麽說規模化普及的時間已到?我們是怎麽做的呢?

我們今天實現了以租代售,做機器人的運營。

此前傳統機器人可能10萬、20萬一台,有的甚至50萬一台,我們現在是3000元/台/月的租賃價格,就是說一個餐廳拿出3000元就可以讓一個機器人幫你幹活,而且這個傳菜機器人每天比一般的傳菜員的工作時間更長。我們用這樣的方法已經在各類大小餐廳中普及了數千台機器人。而且我們認爲傳菜機器人在商業環境當中未來一定是以租賃爲主,以運營爲核心。

配送機器人兩次起落的“因”與“果”

服務領域的配送機器人不同于工業領域應用的機器人。

在工業領域,工業機器人是直接賣給工廠的,對于工廠而言,它有一個維修的班組,從而可以自己維護設備(機器人)。但是如果今天的餐廳、酒店、商場爲了用機器人,還需要另外招一個修機器人的團隊,顯然不太現實。這意味著此類服務行業用配送機器人一定是依賴第三方提供長期維護服務的。例如汽車領域,汽車生産出廠後,由4s店負責保養;寫字樓,開發商蓋出來以後,一定有物業來維護。

我們認爲機器人,特別是配送機器人,從商業角度來看,一定是一個長期運營的過程,包括機器人的安裝、部署、系統維護都是由第三方來完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在做一個機器人運營的工作。

具體到餐飲領域的傳菜機器人,我們發現所有的新技術成熟都經曆了這麽一個過程,從萌芽期到泡沫期、衰退期,再到第二次進入到真正的成長期。

在餐飲配送機器人行業,在2014、2015年的時候,市場上出現過一波端著盤子的磁導軌機器人,當時火過很長一段時間,很多三、四線城市的餐廳老板都會買一個這樣的機器人在自己的餐廳裏用。後來因爲這類機器人的實用性太差,例如,一個有有100張桌子的餐廳,送完1號桌的菜後,它無法直接返回(因爲是磁導軌的),需要繞過100多張餐桌才能返回。經過市場驗證,大家發現這樣的産品並不實用,因此,到2016年後,整個市場開始下滑,進入市場的衰退期。

接下來兩年裏,隨著人工智能算法的成熟、商用配送機器人供應鏈的成熟,使得新型的功能型配送機器人出現在餐廳中。之所以配送機器人再次被提及,也與目前勞動力成本上升有很大關系,中國的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我們稱之爲啞鈴上升。

一邊是藍領的薪資漲得特別快,一邊是金領的薪資漲得特別快,在中間的白領的薪資好多年沒有發生什麽變化,這叫作啞鈴型人工成本的上升。

人力成本在提升,機器人的使用成本在下降,機器人的技術在成熟,使得最終roi(投入産出比)達到了平衡,這個平衡使得整個配送機器人進入了高速成長期。

以已覆蓋的某一餐飲企業爲例,我們計算一下它的人力成本,上圖左邊這張圖是一份公開數據,中國的餐飲業中的服務員每年的綜合人力成本(包括工資、社保、食宿等費用)。從上圖可以看出,一線城市的綜合成本已經達到了7000元/月,它包括拿到手裏的薪資(4000—4500元),以及食宿費用、綜合保險、每隔三個月要離職的成本(現在基層服務員一年內的離職率至少在百分之七八十)等,這使得人力成本已經高到非常嚇人的程度。

而現在一台機器人的成本目前只有一二線城市餐飲業服務員成本的一半。對餐廳來講,它的投入産出比是合理的。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行業實現了大規模的普及,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現在很多頭部的餐飲企業都在嘗試把“機械”工作交給機器人做。例如,一位傳菜員,在一線城市的薪資爲4000—4500元;如果你給他一輛電動車,他會變成一位快遞員、外賣員,他的薪資從4000元變成了7000元。因此,電商興起後,很多服務員開始轉向快遞行業;外賣行業興起後,又有一批服務員轉向外賣行業。到今天,在香港的餐廳中,基本上都是年紀比較大的老人在做服務人員,已經沒有年輕人願意做這樣簡單、重複性高的工作了。

由此可見,隨著人的成本越來越昂貴,機器的成本越來越便宜,“機器換人”將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配送機器人批量化落地,開始進入人類生活

上圖是我們的機器人工廠,傳統的機器人是實驗室裏的,我們的機器人是擁有激光雷達、深度視覺、陀螺儀、加速度傳感器、編碼器、超聲波傳感器、紅外傳感器等一系列傳感器的高端機器人。這樣的機器人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像生産冰箱一樣進行生産。它不再是一個實驗室裏的實驗設備,不再是一個少數研發工程師攢出來的樣機,而是一個已經實現批量生産的標准化機器。

因此,我認爲機器人,尤其是商用的送餐機器人,因爲中國強大的人工智能水平及供應鏈能力已經快速發展起來。

上圖是我們合作的客戶,你會發現基本上很多你聽過名字的企業都已經開始使用機器人,有的已經全面上機器人了,有的客戶正在測試。我們的機器人目前已經應用在火鍋類、中餐類、西餐類,甚至燒烤類餐廳。

我經常聽到說,在未來多少年服務機器人,特別是商用配送機器人會走進人們的生活,但是我在這裏說,服務機器人進入人類生活不是未來,就在今天、就在現在。

雷鋒網在會後對擎朗機器人ceo李通進行了采訪,精彩內容節選如下:

雷鋒網:您在演講中也提到2018年之後,ai算法的成熟成爲配送機器人量産落地推動力之一,具體在2018年前後,ai算法有怎樣的技術突破?

李通:實際上,ai算法的成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逐漸成熟起來的。從2015年整個人工智能技術爆發開始,其實配送機器人就已經一直隨之更新叠代了。

硬件叠代是有周期的,經過三年技術、産品叠代,到2018年,配送機器人的産品設計、測試、生産、供應鏈實際上已經逐漸成熟起來。這是一個逐漸叠代的過程,而不是說2018年這一時間節點上突然産生了什麽革命性的變化。

雷鋒網:擎朗機器人在2018年前後就ai算法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李通:其實配送機器人就是一個小號的無人車,與無人駕駛一樣需要定位導航,知道自己在哪裏、去哪裏、怎麽去;然後,在硬件配置上,有激光雷達、視覺傳感器、超聲波傳感器等。

配送機器人的ai算法與無人駕駛汽車的ai算法一樣,是一個多傳感器融合的算法,並以此探測周邊環境,建立地圖模型,從而反饋出自己的位置,並通過餐廳的相關數據逐漸提升機器人的定位的可靠性和穩定性。

雷鋒網:配送機器人之所以能夠更早落地,是因爲是封閉場景的無人駕駛?

李通:是的,這就是爲什麽配送機器人現在可以實現,無人駕駛汽車還需要再等幾年。因爲實際上在開放環境中的無人駕駛技術難度太大了,目前還難以實現。

雷鋒網:現在配送機器人領域有很多廠商都在通過售賣硬件進行盈利,我們現在則是「租賃+服務運營」模式,是會一直做租賃?還是會會先做租賃,産業成熟後開始進行硬件售賣?商業邏輯是什麽?

李通:我們會一直以「租賃+服務運營」爲商業模式。主要原因有以下兩點:

第一,成本收回時間考慮。餐廳老板並不關心機器人的所屬權,他們更關心的是這個月花了多少錢,機器人完成了多少工作。如果讓餐廳老板去買,談合作時爲他們核算5年內每台設備每年的成本價,他可能會擔心五年內餐廳是否會正常運營或轉型。因而,對于配送機器人而言,設備銷售會很難。

第二,成本投入産出比。目前來看,機器人畢竟還是一個高科技設備,需要考慮設備維護的問題。餐廳或其他服務類企業不可能爲機器人再配備一個運維團隊,所以這類産品一定是需要有售後服務的産品。在租賃模式中,有了問題,通過設備商的維護團隊就可以實現設備維護。

雷鋒網:擎朗機器人的運營團隊有怎樣的規模?現在在哪些城市有部署團隊?

李通:擎朗機器人在全國範圍內目前有兩三百人規模的團隊,具體包括銷售、技術支持、運營人員。我們現在在北京、天津、深圳、廣州、成都、重慶、武漢、西安、南京、長沙等地都有部署運營團隊,目前仍在不斷在新的城市進行團隊部署。

雷鋒網:目前配送機器人領域有衆多配送機器人廠商,如何看待當下行業可以解決的問題?還有哪些問題有待解決?

李通:從客戶角度來講,首先,餐飲類廠商的勞動力成本上升,廠商需要想辦法解決勞動力問題;其次,機器人只是用來替代傳送等場景,諸如海底撈這類特別強調服務的應用場所,它是把一些後廚的傳送環節通過機器人來取代,也就是把機械的事情讓機器人去幹,將有限的人力全部投入到服務中,因此,應用機器人實際上也是爲了更好地提供服務。

從行業角度來講,配送機器人真的是要想實用和普及,其實你要做很多工作。現在配送機器人行業已經起來,我希望這個時候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一定要做到底將很多細節完善後,配送機器人才能真正地普及和推廣。

「ai投研邦」將在近期上線ccf gair 2019峰會完整視頻與各大主題專場白皮書,包括機器人前沿專場、智能交通專場、智慧城市專場、ai芯片專場、ai金融專場、ai醫療專場、智慧教育專場等。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 公告
  • 變更
  • 公示
  • 技術
熱點資訊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資訊投稿

郵箱:791495700@qq.com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西浦路1503號濱科大廈11樓(杭二中斜對面) 浙B2-20080178-6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donemi@163.com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